当前位置: 首页 > 综艺频道 > 查看内容

《演员的诞生》:不唯“技巧”是从,演戏的“笨办法”才是终极心得

来源:灿星娱乐 作者:灿星娱乐 时间:2017-12-12 13:10|

简介: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这档以让表演回归艺术的演技竞演类励志节目,自开播以来聚集了演艺界翘楚,为观众贡献了堪称教科书般的演技,并再次唤醒观众对于真正演技的探讨。真实源于对现实生活的体验、对自我的准确观察和反映,要捕捉到那些最有表现力瞬间,单纯的表演技……
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这档以“让表演回归艺术”的演技竞演类励志节目,自开播以来聚集了演艺界翘楚,为观众贡献了堪称“教科书般的演技”,并再次唤醒观众对于“真正演技”的探讨。真实源于对现实生活的体验、对自我的准确观察和反映,要捕捉到那些最有表现力瞬间,单纯的表演技巧不能精准的呈现立体质感,好演技的炼成需要方法。
 
 什么是好演技炼成的“笨方法”? —— 笨方法在演艺界做理念升级 
 以流量鲜肉偶像明星横行的娱乐时代,充斥着各种倒模替身拍摄、抠图、过多的舞台技巧,部分演员不愿意为角色过多“牺牲”。表演并非过多炫技于舞台技巧,更多是通过“真真切切的演练”去趋向于所要诠释的人物,这就是所谓演员的“笨方法”,也是打磨演技的关键所在。演员舞台表演的过程中既要注重对舞台技巧训练的拿捏,又需要从剧本规定情境出发,汲取多层次的情感迸发,不丢失最本真的东西,可见“笨方法”之于演艺界已做了一轮理论升级。
 
 在《演员的诞生》第六期节目中,黄圣依、于明加、柴碧云共同演绎经典剧目《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中,由于剧情需要,有一场“打耳光”的戏份。于明加排练中提出要使用舞台技巧,用借位手段实现假打,但在实际表演中由于柴碧云没有这方面的技巧,致使动作穿帮。从专业度上来说,影视剧一定是真打,但舞台剧从来不真打。但表演过程中,若是对手的表演技艺不成熟的情况下,演员要甘于牺牲,用“笨方法”来完成表演,也要成全对手,信任对手。
 
 这场争论涉及的不仅是“真打假打”的分歧,追本溯源是演员对待角色的真诚和牺牲,以及对于对手的信任与成全。
 
 而同样是打戏,在《金枝欲孽》的片段表演中,舒畅要求辛芷蕾真打,舒畅一巴掌被打趴在地上,打到辛芷蕾青筋凸起。对于两位演员而言,表演不只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艺术,为了舞台上的艺术呈现,“有技术而不用技术”,而是用“笨方法”去诠释人物生活、表达人物情感。或许拍一部戏、演一个角色对普通演员来说,可能只是一项工作,但对好演员而言需要不取巧的将角色演出层次感,想方设法去塑造,弱化表演技巧,投入生命去体验。
 
 另外,角色是塑造出来的,没有更讨巧的方法。最“笨“亦最真诚,导师章子怡与蓝盈莹在演绎作品《青衣》之时遇到现场学习唱腔的挑战,二人反复练习而略显笨拙,但对于细节的追求和把控上都相当到位,张国立评价:“这是在《演员的诞生》舞台上子怡的影视化作品中最费劲、也是最打动我们的”,最打动人心的演技才是“真正的演技“。
 
 论演员的自我修养?——“笨方法”是表演艺术的不断进阶阶段 
 除去演员自身所属的本能外,更多的是如何塑造一个人物,这需要演员的深度体验感。体验派是表演艺术角度最难的派别。演员陈龙在排练过程中感受了把刘天池老师的“角色训练法”体系,并在“体验训练法”中解放天赋,以激发内心的躁动感。刘天池老师将陈龙的头浸入水缸里不断加压, 激发挣扎与窒息感,感受情境的赋予,在一定的限度之内体验“做变态的感觉”。演员一面以“笨方法”勤于感受,另一面由刘天池老师有爆发力、有情绪、有节奏地带动这些年轻演员,引导演员像骑师驾驭烈马似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在舞台上爆发应有的情绪,而演戏的“笨方法”实质上就是对表演技术的不断探索。
 
 所谓的“笨方法”也是表演艺术的不断进阶阶段。流量小生王俊凯为饰演好《唐山大地震》中的方达向刘天池老师讨教如何塑造人物。在刘老师的“体验训练法”训练下,王俊凯被胶布捆住左手,体验断臂,并且要在短时间内,尝试掌握长期单手扛重物。这种训练的目的是为了让演员记住那一刻的心理感受。当在舞台上再遇到相同的情景,身体也会出现自然而然的反应,心理的情感也自然流露。刘天池老师的系统的训练方法从演员基本功的角度来训练他们的表演、体能、形体和台词。旨在把演员带到另一个角色中,进行全情投入,是一种更强劲的方式。除了体验式训练法外,情绪酝酿也是一种让演员以最快的进入角色方法。
 
 柳岩与胡冰卿在排练《回家的诱惑》的过程中,体验了刘天池老师的“五感训练法”。在排练室里刘天池老师声嘶力竭地带着演员找感觉。通过故事的代入感,不断地强烈刺激让她们忘记自我,进入角色。两位演员在情绪上不断酝酿,通过“五感训练法”柳岩能够很快的把积蓄的所有情感都释放出来,并实现爆发。并在竞演之时从声、台、形、表中体现角色个性,以饱满的情绪,呈现出自己最好的状态。
 
 为塑造一个经典的角色除了演员自身的天赋和悟性,同样需要戏里戏外身体力行,导师章子怡在节目上坦言,为了演好《一代宗师》中的角色,练习角色门派功夫长达二年。用“笨方法”塑造角色的章子有着她的执着,“坚持不用替身”,那种训练中劈叉撕心裂肺的痛可能只有演员自己能够感受到,演员为角色的付出与牺牲都超乎我们的想象。
 
 以“笨方法”塑造演员卓尔不群的表演能力,着力在审美视阈上突破求变 
 表演强调的是演员内心情感的深刻感受,将演员的“真我”和角色融为一体,这种表演创作过程是发自于内、形诸于外的体验过程。柳岩在演出过程中向观众吐露“自己不是有天分的演员,但学习能力是后天的“,自己当了七年的主持人,想通过后天努力成为一名演员。这种努力虽然看起来很笨拙但足够真诚。有时候这种“笨方法”才是最“讨巧”的方法,诚如她在舞台上贡献的剧目一般,表演虽有瑕疵,却诚意满满,观众反而更买账。
 
 用“笨方法”并非演员自己的天份不够,而是演员在各种做体验之间做转化。章子怡回忆在出演《艺妓回忆录》时跟巩俐有一场“打脸”的戏,这一个镜头拍了7、8条,并且真真切切的有手印印在自己的脸上。章子怡唯一且直观的感受是“跟前辈演员演戏特别受益”,她把目光转移到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表演本身”上,这才是最应该为之努力的东西。只有通过“真枪实弹”的实践,才能练出一身好的演技,“笨方法”塑造的是演员卓尔不群的表演能力,也是演员角色塑造的终极心得。
 
 其实,很多“笨方法”贯穿于演员诞生和蜕变的过程,演员借助“笨方法”对艺术表演进行扫描透视、深刻体验,让艺术呈现更加鲜活。张国立老师曾表示:“现在什么都作假,为什么做假?因为假省力气”,而做真的就得一点一点的干上去。表演不应以“技巧”适从,应以更真诚、更真实的演技跃然舞台。
 
 《演员的诞生》正是为所有演员打造一个“演技的试金场”,展现一个好演员的表演魅力和情怀品质,感受好演员的诞生和蜕变过程,实现演戏本质的切磋合作、融合表达。演员以“演技”探索剧作的深层次内涵,使很多经典应运而生。而通过“笨方法”的不断磨练,在变化纷繁的演艺市场和不断提升的观众审美中,演员们不断在审美视阈上突破求变,展现出优秀的艺术修养。
 

推荐图文

今日推荐

随机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灿星娱乐微信公众号 - 关注灿星娱乐官方微博



喂娱APP苹果手机下载 - 喂娱APP安卓手机下载